2012年5月15日,薩科齊和妻子布呂尼離開愛麗舍宮。
  “我回來了!”沉寂兩年後,法國前總統薩科齊日前從社交媒體上宣佈回歸政壇。
  儘管法國總統向來不乏個性鮮明之輩,但薩科齊仍然是其中最受爭議的一位。2012年總統大選時,薩科齊曾鄭重承諾,如果不能成功連任總統,將退出政壇,法國人民將再也看不到他。結果薩科齊真的輸了。
  在離開法國政壇的28個月之間,他的確保持了難得一見的低調。不過薩科齊不在政壇,政壇卻依然流傳著“他的傳說”。這兩年,薩科齊去哪兒了?薩科齊高調復出,真如他所說是“被逼的”嗎?
  隱退
  演講賺錢難捨政壇
  在離開愛麗舍宮的日子里,薩科齊主要的工作是演講,為此獲利頗豐。不過,相比賺錢,政治仿佛才是他的最愛。
  2012年在總統大選中以微弱的劣勢輸給奧朗德,對於薩科齊來說是個不小的打擊。下臺起初那幾個月,薩科齊的確從公眾視野中消失了。
  薩科齊在任時生活豪奢,被法國人稱為“blingbling總統”(金光閃閃總統)。在離開愛麗舍宮的兩年裡,薩科齊不再像之前那麼高調。他在妻子、超模兼歌手布呂尼的海邊別墅中休整了幾個月,去加拿大和摩納哥旅游。偶爾傳出的照片中,薩科齊曬得黝黑,鬍子也沒刮,非常放鬆的樣子。薩科齊現身妻子的演唱會時,激動的觀眾大聲呼喊薩科齊的名字,他剋制地一笑了之。
  但薩科齊不是一個安於退休享受生活的人。薩科齊只沉寂了幾個月,2012年秋天,他就意氣風發地出現在了紐約華爾道夫酒店的一個金融會議上。總統選舉失敗之後的這5個月“是我一生中最長的假期”。薩科齊說,“我正在尋找一種新生活,不僅僅是演講。”
  那次薩科齊是給巴西的一家投資銀行做演講。雖然薩科齊執政期間並沒有完全兌現他承諾的經濟改革,不過他畢竟帶領法國闖過了幾十年來最嚴重的經濟危機。薩科齊的經驗,政界和經濟界都很青睞。據法國媒體報道,對投資銀行那場時長40分鐘的演講,薩科齊就進賬10萬美元。
  演講只是薩科齊退休後的首秀,此後他還做了多次演講,並且給私人公司提供咨詢。此時人們紛紛猜測,薩科齊要效仿克林頓和布萊爾,走上演講致富之路嗎?克林頓一年憑演講進賬數百萬美元,布萊爾僅憑一場演講就拿到過25萬英鎊的演講費。
  薩科齊並不差錢,他的妻子是賺錢能手,而他也有著豐厚的總統退休金。相比賺錢,政治仿佛才是薩科齊的最愛。卡塔爾政府曾經聯繫薩科齊為該國的主權基金做咨詢,他拒絕了。
  薩科齊還重新註冊了自己的律師證,但一直沒有出現在法庭上。而離愛麗舍宮不遠處法國政府為前總統薩科齊設立的辦公室,卻一直是賓客盈門。
  據一位友人透露,薩科齊希望遠離媒體兩年,讓民眾漸漸淡忘他,然後以“全新的面貌”復出。
  暗鬥
  拒與奧朗德同坐專機
  薩科齊就是一頭“籠中獅”,一位隨從形容薩科齊說,“他一直迫切地想要重返政治舞臺。”
  雖然在大選中輸給宿敵奧朗德,但薩科齊對奧朗德並不是心服口服。在忙著做演講時,薩科齊仍不忘抨擊奧朗德。
  剛剛下臺四個月,薩科齊就批評奧朗德在敘利亞問題上不夠強硬。2013年3月,薩科齊在接受採訪時毫不吝惜抨擊奧朗德,說他破壞了自己與德國總理默克爾“建立起來的一切”,在創造就業和應對汽車行業萎縮等問題上,法國正朝著錯誤的方向不斷邁進,甚至會出現社會危機和金融危機,並最終引發政治動蕩。
  2013年12月,薩科齊和奧朗德去參加曼德拉的世紀葬禮,不過兩人選擇了“分開旅行”。據法國媒體報道,奧朗德邀請薩科齊和他一同乘坐總統專機前往南非。但薩科齊拒絕了邀請,他無法坐在曾經被叫做“薩科齊空中一號”的專機后座,和奧朗德在一個機艙里待13個小時。最終,薩科齊自己買了機票飛到了南非。
  今年2月,薩科齊現身巴黎市長競選,為前總統發言人競選助威。2月底,薩科齊訪問德國與德國總理默克爾“談笑風生”一個多小時,被媒體解讀為薩科齊復出之前的拉關係之旅。據悉,薩科齊是應德國一個基金會的邀請,做一場關於德法關係和歐盟前景的演講。演講之前,薩科齊到總理府找默克爾“聊天”,原本預計30分鐘的會面最後持續了一個多小時,薩科齊和默克爾在德國總理辦公室裡面帶笑容交談的照片,被媒體解讀為薩科齊打了奧朗德“一個耳光”。
  薩科齊的每一次出現都會與復出扯上關係。比如就在紐約的演講前夕,他的一位朋友透露,薩科齊曾表示,如果法國的經濟狀況在奧朗德手裡持續惡化,那麼2017年薩科齊將別無選擇再次出山。
  “作為一個政治上愛出風頭、個性又十分鮮明的人,薩科齊不大可能退休,除非他有機會將放逐自己的人(奧朗德)驅逐出去。”《經濟學人》預測,以薩科齊的個性,他一定會回歸,以雪輸給奧朗德之恥。
  薩科齊就是一頭“籠中獅”,他的一位隨從如此形容他,“一直迫切地想要重返政治舞臺。”
  復出
  官司纏身作風成軟肋
  薩科齊說,他復出是“被逼的”。不過,官司纏身、生活奢華,成為薩科齊重返政壇的攔路虎。
  薩科齊遠離政壇,但他並沒停下重返政壇的計劃。
  日前,法國前國務秘書諾拉·貝拉則在薩科齊的支持下啟動了“年輕人與薩科齊在一起”協會。薩科齊自己也在社交媒體和電視媒體上活躍起來。
  薩科齊在推特上寫道:“我是我所在政治大家庭的主席候選人。”薩科齊所指的政治大家庭,就是他所在的右翼政黨“人民運動聯盟”(UMP)。薩科齊還說,他要對UMP進行“徹底改造”,建成面向所有法國人的“全新的廣泛的聯盟”。
  在社交媒體宣佈回歸之後,薩科齊接受了法國電視2台的採訪,45分鐘的採訪在黃金時段播出。電視上的薩科齊,鬍子颳得乾乾凈凈,提起法國的現狀,他非常激動。“我從來沒有見過法國這麼絕望,”薩科齊說,他復出是“被逼的”,因為“法國正在崩潰,人們不相信政治,UMP從未像現在這麼分裂,所以我還能獃在家裡嗎?”
  法國民調機構“輿論之路”負責人布魯諾·讓巴特說,薩科齊返回愛麗舍宮的前景看起來挺像真的。讓巴特說:“如果目前的狀況持續下去,奧朗德的支持率不上升,那麼薩科齊的機會就會很大。”
  不過,薩科齊復出也面臨著不少障礙,首當其衝的就是針對他的多項調查。
  自從下臺之後,薩科齊可謂指控不斷,官司纏身。去年10月,薩科齊曾接受訊問和正式調查,原因是他涉嫌從化妝品巨擘歐萊雅的繼承人貝當古那裡獲得非法獻金。最終,法庭因證據不足對薩科齊免於起訴。
  今年7月,因涉嫌探聽司法機密和腐敗,薩科齊開始正式接受法國警方的調查,成為法國曆史上第一位因涉嫌腐敗遭警方拘留的前總統。薩科齊否認了警方的指控,不過這將使他面臨冗長的法律程序。
  在2008年的一樁仲裁案中,法國富商塔皮獲得近4億歐元的賠償。在薩科齊任內擔任法國財政部長、後來擔任IMF總裁的拉加德受到指控,這一指控也牽涉到了薩科齊。
  此外,薩科齊“奢華”的生活作風、法國前外長阿蘭·朱佩也宣佈角逐2017年總統寶座,都是薩科齊在重返愛麗舍宮之路上的對手。(高美)  (原標題:薩科齊這幾年去哪了?)
創作者介紹

短裙

wt87wtxn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